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uno Seet

追逐阳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Juno Sit,在文章中喜欢谈情、说爱,,旅行、爬山、跑步。文章用来博君一笑而已,不必太认真。偶像蔡澜,蔡先生出书超越200,文章里面嬉笑怒骂,是人生也。 微博:http://weibo.com/sitjuno 邮件:sitjuno@gmail.com 欢迎读者来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些年  

2015-05-26 20:30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朋友慢慢越来越有蔡澜先生风范,不仅开始雕刻印章,还开始写文章。他写的内容主要是一个个充满感情的小故事,特点是短小精悍、剧情反转而且情感真挚。题目更是特别,以“那”字开头,分别是“那支笔”、“那堵墙”、“那个人”……处处透露出他的个性。

         是不是更像蔡澜先生?他的书名基本都是四个字以内的,例如“草草不工”、“未能吃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最近有朋友叫我“土豪妹”,原因在朋友圈看到我常进出五星级酒店享受晚餐。其实我并不喜欢这个花名,但是开玩笑而已,我也不认真。只是这个名字,总是让我想起,小时候我幻想做一个真正的土豪妹,可是其实那些年我们家过得十分清苦。

         小学的时候家中父母都要上班,没有人照顾我。从小学三年级开始,我便要背着沉重的书包到菜市场买菜做中饭,否则没有饭吃。从学校走到家,足足要走40分钟。那时候便要开始学会买菜,怎样的价钱才叫公道?哪一个摆摊的阿姨比较耐心?我如何分配手中仅有4元,同时买青菜和肉?有一些摆地摊的阿姨应是看我乖巧的,本来只买5毛钱的菜,硬是多塞给我几条青菜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时候认了一个卖烤乳猪和烤鸭的中年大叔做干爹,干爹的铺位就在我们租的房子附近,为人爽朗,养了一只到我腰际的沙皮狗。那只沙皮狗外表非常老,性格敦厚,不知怎地非常听我的话。就在干爹还没有硬是要把我认作干女儿之前,我常常去买叉烧。可是我手中可能只有几块钱,我常对他说:“麻烦给我三块钱叉烧,但是不要切肥的部分给我,一点都不要,我吃了会吐。而且只能切三块钱,因为我只有三块钱。”中年大叔偶尔会调侃我一下:“你那么瘦,为什么不吃肥肉?”渐渐他知道我中午要一个人煮饭,买叉烧是做主菜的,他会多切两块给我。慢慢地,母亲因为我的关系与干爹熟悉起来。有一天他对我妈妈说:“我要认你的女儿做干女儿。”我大笑,心想:也没有关系啊,我很喜欢你的狗,而且我想多吃两块没有肥肉的叉烧。

       有时候调皮,把钱买了零食。逼得没有办法的时候,会吃盐油饭。就是把白饭煮熟了,然后上面加一点花生油和盐巴。所以看蔡澜先生的书,说到猪油饭,我反而有熟悉的感觉。一位70后的朋友问我,你为何对猪油捞饭感兴趣,那是当年香港人贫穷时才有的吃法,你一个90后,懂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我懂。因为小时候我也常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 相比起吃盐油饭的日子,有一个关心我的中年烤鸭店大叔干爹,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烤鸭店干爹,还有一位我和母亲都非常感激的包租婆。包租婆当年富甲一方,拥有很多的土地。远在楼价升起来之前,她就自己建了很多的房子。最能佐证的是,她自己家就是一栋每层有200平米  ,一共5层的别墅。那时候她租了给我们一层。那一层,什么装修都没有,是毛坯房。最奇葩的是所有的楼梯是没有扶手的,我住在四楼,走楼梯的时候一定要靠边走,不然怕往下掉。 

        房租非常便宜,在1999年的时候只是75元。包租婆非常明确地说,她不是靠房租来过活的,只是看我们母女是善良的人——她要挑好的租客,而不是有钱的租客。那时候我们家非常省,每顿饭的菜肉都不是很丰盛,而我又在长身体。包租婆的家中养了两条非常听话的中华田原犬,每天都会买些鸡肉或者鸡内脏煮给狗吃。

       渐渐地,她跟我非常熟。我常常说非常多好笑的话来哄她,她就像一个慈祥的奶奶一样疼爱我。有一天她问我:“小朋友你要吃鸡肉吗?我们家留了非常多的鸡肉没有吃完,如果你今天中午放学没有煮饭,就在我家吃吧。”可是妈妈从小教导我,不能白白吃别人的东西或者拿别人的礼物。所以我倔强地说,不用不用,我煮饭了。她见我较有礼数,于是用激将法对我说:“没有关系啊,一起吃午饭。你看那么多鸡肉,我一个人吃饭,如果你不陪我吃,吃剩下的新鲜肉可能要喂狗了啊!”然后我非常惊讶,带不确定的语气问她:“你真的拿鸡肉去喂狗吗?”

       她再次给我肯定的答复。于是我没有多想,留下来吃饭了。

       多年以后再见到她,她对我妈妈说:“当年你的女儿怕给我添麻烦,不敢在我家吃饭。非要我恐吓她多出来的肉要给狗吃,她怕浪费,才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我是有多大的耐力,听到这句话才没有掉下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本来没有任何关系的包租婆,她在我每天中午一个人在家吃饭的孤寂里,陪伴了我许多。她应该是给我最多肯定的长辈,也在偶尔交不出房租的岁月里,从来没有催租。反而是我,过了交租的日期我就会非常紧张地跟妈妈说,我们赶紧要交房租了,不然就没有房子住了。除了对居无定所的恐惧以外,我还因为非常不想离开这个可爱的包租婆。

       后来我们家盖了一栋属于我们的房子,不知怎地,这个房子也是没有扶梯的。我觉得冥冥中,我和母亲,都在用这种方式来怀念这个从不催租的包租婆。当年居无定所,是她用很低的房租向我们提供了一个家。

       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些岁月,对我来说,贫穷、清苦、窘迫并不是黑暗,因为在那些黑暗的地方,有很多真心关爱我的人给予我支持。就算是一块叉烧、多出来的几根菜、一段午饭,在我小学时期没有父母在家的每一个中午,都让我不再孤单。

       我从来不是什么土豪妹。无论在多么豪华的餐馆,离开了爱和关心的人,都只是由米、几条菜和几片肉组成的一顿饭而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