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uno Seet

追逐阳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Juno Sit,在文章中喜欢谈情、说爱,,旅行、爬山、跑步。文章用来博君一笑而已,不必太认真。偶像蔡澜,蔡先生出书超越200,文章里面嬉笑怒骂,是人生也。 微博:http://weibo.com/sitjuno 邮件:sitjuno@gmail.com 欢迎读者来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短篇原创小说《夜莺》  

2015-01-12 19:38:34|  分类: 短篇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聂小莺已从大学毕业数年,她自认自己一事无成。
            母亲常说:“小莺,小莺,你在夜里出世,所以为你取名夜莺的其中一个字。我不知道原来你的性格也似夜莺,只在夜里歌唱,多数世人无法欣赏你的美丽。你性格暴躁,但是也有可爱温柔的一面,恐怕这世界上除了我几乎没有人会有机遇欣赏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小莺笑笑说:“母亲,我一点也不似你那么友善和顺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母亲说:“对,但我确认你是我亲生的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小莺笑得眼泪快掉出来。这是李恒远观察出来的,他发现有少数人,笑得快乐时会眼角带泪。李恒远说这类人并不快乐。小莺爱李恒远,常常幻想会跟他有未来。她并不知道李恒远对她的感情已经渐渐被她的任性消磨。
            小莺问李恒远:“你与前妻的离婚书是否已经签好?”
            李恒远沉默。
            半年后小莺问李恒远:“你是否已从旧屋搬出?”
            李恒远抱着她说:“还没有找到新的住处。”然后俩人一起入眠。
            “我们去旅行吧,李恒远。”小莺说。
            选的地方竟然是台湾,那么近,在香港坐一小时的飞机就可以到达。从上机开始,聂小莺一直牵着张恒远的手,不敢放开。她在想:“愿与君白头,不敢念来生。”来到台北,聂小莺只是订了最普通的民宿,打算可以省钱。张恒远说了一句:“我很累,想找个好一点的地方休息。”
           于是张恒远打的去到陈建州和范玮琪新婚时选取的W酒店,直接要了一间房,聂小莺还是不习惯这种花钱的等级。张恒远到底图她什么?好像跟张恒远之间,只剩下真心可以互相交换。
           偶尔聂小莺看着张恒远赤裸上身时的八块腹肌,觉得这个男人太过完美。
           她并不知道张恒远此次旅行是打算好好跟她说分手。张恒远为她放弃了跟妻子已无爱的感情,可是几年恋爱下来,发现大家跟聂小莺心的距离越来越远。虽然,张恒远还记得每次看到聂小莺都心跳不已的感觉,还记得为了陪伴聂小莺推掉美国的股东会议,还记得在开刀的手术在未痊愈前依然选择跟聂小莺温存。
           张恒远在看着聂小莺说:“其实我身体已出现严重问题,我发现自己已经无力继续照顾你,我们需要分开。”
           聂小莺忽地落泪,二话不说订机票回香港。从此二人再无往来。
           几年过去了,聂小莺设想过所有的可能:张恒远跟前妻复合了?张恒远成功离婚?张恒远选择单身?她没有去问,她不敢问,也不想知道。
           心理医生只是冷静地对她说:“我见过那么多的人,第三者与男士结婚的例子少之又少。”
           聂小莺回到W酒店那个套房。她拿出刀片,睡在她最喜欢的酒店的床上,隔开右手的动脉。因为她忽然发现,她的世界只不过是失控的故事情节,如果沉沉睡去不再醒来,也许在下一辈子会得以新的开始。这份失落,不是关于爱情的。而是她在这么多年,发现生活的轨迹是浮浮沉沉,没有尽头,厌烦至极。
           幸好酒店发现及时,把聂小莺救了回来。
           睁开眼睛看见母亲,母亲像是泄气的气球,但忽然举起右手,掌掴了小莺一巴掌:“你为何如此糊涂?”
           聂小莺大哭,问母亲:“母亲,我们移民可好?我不想再居住在伤心地。”
           母亲说:“不,我们不走,你需要认清现实。所爱之人无论是已婚还是未婚,都只是一个人。大家分手,必定是有需要面对的原因。不要逃避,逃开你就糊涂一辈子。”
           聂小莺问:“母亲,你爱父亲吗?他走得那么早,你是如何面对的?”
           母亲目光如炬,对小莺说:“如果不是因为你还在我身边,我不会有勇气活得那么好。为你取名夜莺,也是希望你如海伦·凯勒一样懂得欣赏黑夜的美丽。期盼你即使在黑暗中,依然选择歌唱。所以,答应我,好好活下去。”
           这是聂小莺记得最深刻的画面:母亲坚信的眼神、自己当时的惨白的脸。
           再20年已经过去,再看到右手那条伤疤的时候,聂小莺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张恒远的样子,但依旧记得母亲的目光如炬。
           原来伤痛会消散,爱不会。
  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